ca亚洲城-据说网_UG模具技术论坛

ca亚洲城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砰!”秦雨阳把柜门摁回去,严肃地看着他:“回应我的问题。”

到时候人设崩塌倒是小事,小命不保才是大事。

“还有一位天赋也不错的学生,叫做景煊,可能比严家那位少爷更适合你, 毕竟是德尔维亚的大家族, 如果和这位结合, 你将来的晋升会非常顺利。”克雷格教授对秦雨阳毫无保留, 他希望能从自己手里再培养一位战神, 那将是无上的荣誉。

突然对方一个迅猛的动作,把自己反摁在某种坚.硬岩石堆砌的墙上,微带麝香的气息扑面而来,停在鼻尖对面:“您就是那只走失的宠物吧?”

医生有一瞬间的卡壳:“……”但是秉着医者的精神,好吧,他充当一回兽医,把学生的宠物接过来查看。

然后又调查了一下秦渣男那天晚上参加的饭局,情况是否跟他自己说出来的一样。

“你想去看电影吗?”秦雨阳问。

“嗯……”秦雨阳无奈心想,其实我们已经认识过了。

“我跟他是政治婚姻,结婚三年没有亲热过。”秦雨阳说:“所以离婚对谁都好。”如果自己早点过来的话,这婚早就离了。

他有点愣怔,想起自己刚才在门口的闹法,瞬间红了脸。

“好吧……”黄毛摸摸鼻子,挂了电话。

本来他之前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,心想着大不了白跑一趟,就当出来散散心。

可是啤酒,就是冷的才好喝。

回程的路上一个妹子碰见了他,只见妹子的嘴巴张成O形,惊讶地追上来:“天呐,你是新生吗?我可以认识你吗?”

“等等。”景煊将信将疑地质问道:“它真的走丢了?而不是你私自藏了起来?”他不想接受自己的宠物走丢了这个事实,一定是卑鄙的臭狼藏了起来!

真爱是什么东西,嘁!

“明天上午九点,来我公司报到。”秦雨顺冷不丁地开口,成功替他们两口子解围。

“呼……”浓浓的雾气把两个人包围住,空气的温度步步攀升。

“谢谢。”沈慕川双手拿起听筒,凑到自己耳边,喂了一声。

反正也没有期望值,更谈不上失望。

秦雨阳再联系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, 不难推理出, 自己出狱的关键和魏临有关。

千里迢迢远赴国外,还是一个旅游胜地,自己只订机票不订酒店,那只有一个原因,酒店有人定了。

他望着天花板反省自己,以后少在苏冉秋面前开粗口。

他回来时叼嘴里,撕开了用上。

他这会儿害怕秦雨阳会回到前任身边,哪还有心思吃东西。

邵飞说:“干嘛呢?”倒是听话,端着两杯酒出来了:“兄弟,想和我说什么悄悄话。”

C大法学院大楼前有个小花园,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往前走,小巧玲珑的石头桌椅,在树下有三四张之多。

“我吃饱撑着了才去对一个不相干的人咄咄逼人。”秦雨阳在一个没有人的座位上坐下来。

迪鲁兽很有可能就是从这里爬了过去。

“……”杯子哐当一声从魏临手里掉出去,他赶紧扶起来:“不是……我问的是,秦雨阳,不是你……”

“嗯,你有没有发现,你变得羞涩了?”秦雨阳柔柔看着他,一个人向上望,一个人向下看,视线交汇的地方,迸发着暖暖的光。

结果一看见人,黄毛心里就更不确定了。

“没有关系……”严以梵呐呐地道,喉头中有一股莫名的情绪难以压制。

“什么……”江逐浪说。

“又见到严以梵了,他真是我见过气质最好的少爷。”

“又见到严以梵了,他真是我见过气质最好的少爷。”

半个小时后,秦雨阳紧赶慢赶,终于把车开到了家门口。

第49章 番外:想放个假

到了邵飞给的包厢号,里面早已玩开了,乌烟瘴气地。

可惜秦雨阳不是嫩小子,他是辗转几个世界阅人无数的老司机,男欢男爱的事早就迷之淡定。

“哼……”景煊心里还是有存疑的:“你是说真的吗?”但是他一直不觉得这个男人喜欢自己。

“懂吗?”秦雨顺尴尬地停下来。

“这么努力读书,以后有什么计划?”秦雨阳突然正经起来。

现在天还没亮,才三点出头,天色还是暗的,路上的车辆不多。

这天一大早, 秦父想来想去觉得不踏实, 就给独子打了个电话。

因为真的享受极了……跟这个男人气息相融的滋味,但他时刻保持警惕,一旦对方手越过那道不可能妥协的安全线,就立刻讪讪地推开。

苏冉秋一着急,抱住不让他走:“我真的不勉强,我喜欢你啊。”如果秦雨阳不让,他会更不开心。

“景煊!”发现那头龙拍拍翅膀要飞走,秦雨阳化成人形追了出去。

结果秦父一个电话打破了自欺欺人的平静,更可笑的是,对方的父母,甚至到了现在还以为,那些证据都是捏造的,他们的儿子没有犯罪。

“我明天要出差。”沈慕川熟门熟路地走进来,话不多说就开始解外套,也不能怪他这么猴急,满打满算时间只有六十分钟,不抓紧时间的话,简直不够塞牙缝。

苏冉秋:“那下辈子呐?”

“没事,我们组个野队。”苏冉秋倒是淡定。

圈子周围认识他的女孩子,家世对得上的,都挺愿意跟他来往来往。

而被他护在身下的青年就更可怜了,被渣男威胁上床也就算了,还被自己当成出来卖的MB,愣是在双方都不太清醒的情况下活活折腾了三次。

“不是要衣服吗?自己进来挑。”景煊面无表情地过来,一把拉住秦雨阳的手腕,扯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不带脑子的秦雨阳听成‘等我什么时候咽气再说’直接在心里翻译成我喜欢你。

这边儿,气氛可没有小同学之间那么轻松。

“4011,这位就是你以后的室友。”狱警今天可能被激发了话痨之魂:“对了,他就是你前室友的配偶,希望你们和平相处。”

责编: